當前位置:首頁> 電商> 微商

疫情宅家竟把旅游公司逼成了微商:賣生鮮、賣酒精

2020-03-07 11:08 來源: 網絡 編輯: 等等 瀏覽(5861)人   

  疫情爆發后的這1個多月,應該是全國人民與旅游最無關的日子。宅家的40多天里,受影響最嚴重行業里,旅游業當是其中之一:不僅訂單受到影響,即便僥幸拿到了訂單,也無法完成交付。

  幾天前,被稱為“中國出境旅游O2O第一股”的百程旅行啟動了破產清算程序。站長資源平臺記者最近接觸到的幾家旅游公司,狀況同樣不樂觀:

  一家已經成立5年的民宿服務提供商,本來年均服務量達到10萬次,已經實現了盈利,但疫情中訂單退訂率達到85%以上,現金流凈損失超700萬元;一個營地度假類項目,在春節期間,僅海南地區單個營地的損失近百萬……

  線下業務歸零,旅游行業開啟了一場自救。

  “旅游+微商”是大多數企業的第一站。幾乎一夜之間,旅游圈人士的朋友圈畫風大變。基于用戶資源,很多項目全員做起了微商,售賣的主要為口罩、酒精、洗手液、化妝品、生鮮等熱銷產品。

  危機已經出現,但其實,旅游行業的各種機遇也正在浮出水面。

  注:本文內容主要來自記者采訪和網絡公開信息,論據難免偏頗,不存在刻意誤導。

  退單潮來襲 已有企業熬不住

  “這一天真的很特別。”1月23日是創業者李琦(化名)的33歲生日,而公司當天的系統卻一直彈出退單的消息。

  李琦將他的創業項目定義為民宿中臺,公司不直接運營民宿,但向民宿提供統一的服務。除了布草換洗配送,公司還負責民宿的保潔、消防、訂單管理等,并通過訂單抽成獲利。

  疫情發生前,公司在杭州、上海兩地自營,已實現盈利,并正在進軍東京、迪拜。成立5年,公司的坪效高出行業平均值70%,幫助業主提高50%的年收益,年均服務量超過10萬次。

  但從23日白天開始,業績陸陸續續下跌,直至觸底。

  1月23日當天,系統訂單退單率達到40%;

  隨后幾天,各平臺承諾免手續費退全款訂單,平臺的退單率達到90%。直至2月10日,過年期間的訂單已被全部退完,該部分退單金額近600萬元。

  與此同時,公司還需要承擔民宿老板的“失意”。消費者退訂單,民宿老板沒有盈利來源,于是找李琦退押金,服務費也基本顆粒無收。按照每套1000元押金的均價來算,公司手上有2000多套房源,差不多80%的房東都選擇了退押金,公司現金流又支出了160萬左右。

  這就是李琦過去一個多月的慘痛經歷,而公司的狀況只是旅游行業“退單潮”的一個縮影。

  疫情發生以來,旅行攝影服務品牌“一美一拍”在半個月內業績也遭遇斷崖式下跌:春節旅游營業額幾乎跌成0,一些年前下的訂單也被退掉,短短半個月時間,已經被退單金額至少達到百萬級。同樣,另外一家旅拍攝影服務平臺“路圖”在2月份退單數量也達到總訂單的2/3,往年春節期間能夠掙200萬利潤,今年預估只有數十萬元。

  此外,票務管理系統研發商“去買票”在春節前3天,每天的交易額流水近1.2億元,但在25日景區發布停業通知后,第二天的日流水瞬間跌至400萬元左右;去哪兒網也已為消費者墊資近10億元……

  旅游企業高度依賴現金流,而此次疫情對用戶出行的限制則成為其業務停滯的關鍵原因。有些企業能夠熬過退訂,還有些企業則被迫歇業。

  2月29日,被稱為“中國出境旅游O2O第一股”的百程旅行隕落。當天,百程旅行網發布了一份《關于公司決定關閉公司啟動清算準備的通知》,原因則是:鑒于新冠疫情的爆發,旅游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而百程也深受其影響,資金不能維持公司繼續運轉。


疫情宅家竟把旅游公司逼成了微商:賣生鮮、賣酒精


  旅游企業正在經歷一場生存大考。

  全民微商賣酒精 副業變主業

  原本的生意停滯,為了自救,當初被認定為副業的周邊產品銷售被李琦提上日程。

  “去年我們借著故宮這個IP銷售過故宮口紅,今年也就順勢想到繼續做新零售。”對于重操“舊業”,李琦這次顯然更有把握。房東信任他的公司,公司就收集需求,統一反饋給廠商,扮演兩個B端之間黏合劑的作用。

  起初,公司只是將小程序新增加了一個電商入口的功能,當時的選品更多是圍繞消毒液、洗手液等防疫物資。房東只需要在朋友圈里做宣傳,后續發貨、售后等流程全部由公司承擔。

  在這個階段嘗到甜頭的房東向李琦提議,他們周邊有很多貨源,希望將一些瓜果蔬菜也上架到平臺。“沒有像媒體說的一夜歸零,也談不上恢復之前的營收,頂多可以說是有了點流水,正在朝正軌上走。”

  旅游企業在零售方面具備天然的優勢,一方面能夠對接大量下游C端消費者,另一方面又能夠連接景點周邊的資源。

  看到這點的不止李琦。

  據媒體報道,深圳捷旅也走上了“微商之路”,在旗下小程序平臺上線酒精噴霧、洗手液等防疫用品;驢客嚴選平臺則在疫情期間銷售景區周圍滯銷的生鮮產品,流水一度暴增超400%;同程國旅更是宣布全面轉型,5000員工All in咪店,完成從全體失業到全體自救再上崗,咪店一天達1000萬元,單日員工最高銷售額達33萬元。

  用“旅游+微商”的方式切入,成為了旅游企業自救的第一站。

  與此同時,隨著國內新冠肺炎疫情一天天好轉,新增的確診病例、疑似病例、死亡病例每天都在呈現下降之勢,旅游業有了回暖跡象。

  “我現在已經做好了這個月底出去玩的準備,希望到時候一切照常。”旅游達人福妮透露。從2010年開始,她幾乎每年都要趁節假日出國游玩,已經去過30多個國家和地區。

  通過擴大小程序零售業務,李琦的項目也嘗到了更多的甜頭。李琦介紹,“如果民宿的房東希望繼續做這些生意,相應的消毒工作必不可少。”

  在權衡利益比較之下,這些民宿房東自然愿意將這些業務移交專業人士管理,李琦的項目因此吸納了不少房東,并得到了一些不錯的反饋。

  線上+線下 基于旅游業務做調整

  疫情除了讓旅游公司變副業為主業,走上微商道路以求暫時自保之外,還讓一部分公司開始重新思考商業模式,在不放棄原有旅游業務的基礎上做調整。

  “云旅游”則是他們想出的對策之一。據悉,目前國內超過20個城市、1000多家景區都同步在線上開通游覽服務。飛豬上線“宅家玩轉博物館”,同程藝龍則推出了“方舟聯盟”,馬蜂窩旅游推出“春風行動”。消費者借助各平臺云旅游,以滿足在疫情期間被迫宅在家里對遠方產生的渴望。

  營地度假項目“日光旅文”創始人孫建東表示,“旅游業歸屬于傳統行業,傳統行業互聯網化的能力會影響企業的生命周期。”

  春節期間,疫情已經給“日光旅文”帶來近百萬的損失。孫建東希望在此次疫情期間探索出一個足夠抵御風險的商業模式,從而長久地改變現狀,甚至在疫情恢復后能夠跑在同類玩家前面。

  “疫情發生之后,很多旅游企業都在自救,我們想在新零售的基礎上往前再走一步,試圖繼續耕耘旅游業務,但是從線下反切線上,變現用戶的私域流量。”孫建東介紹。

  “日光旅文”商業模式的更迭最初來源于客戶需求。它的目標人群為中產階級,為客戶提供針對性的度假場所。孫建東回憶,有一個回頭客一年光顧日光山谷17次,并希望長租。當時他不以為意,直到公司碰到了一個政府扶持的鄉村振興項目,他才意識到,或許二者可以聯系起來。

  今年年初,日光旅文將重資產分割包裝成小產品,招募106位創業媽媽,與這些媽媽們簽訂使用權合同。雙方共攤成本,共享利潤。該使用權限長達45年,價格在100萬左右。第一期推出了30個名額,不到10天搶購一空,累計營收3000萬元。

  媽媽們變成主人后,會積極宣傳,帶動身邊的朋友來營地旅游。孫建東介紹,“我們將房費的50%都分享給媽媽們,而公司的主要盈利點來源于娛樂、餐館等方面。我們還運用了區塊鏈機制,這樣能夠保證媽媽們利益的足夠透明,只要在系統上預訂,媽媽們立即可以收到提成。”

  長期關注旅游行業的投資人張峰(匿名)補充道,這次疫情會加速旅游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技術能力薄弱、運營效率較低的企業會被淘汰,行業整合加速,不同賽道集中度會進一步提高。

  在這種情況下,不管是自研,還是采購,企業都應該通過提高信息系統的處理效率、應用人工智能、物聯網等技術或解決方案,以降低人工、能耗等固定成本費用的支出,提高自身競爭力和盈利能力。這其中最關鍵的點為企業自身是否有足夠的資本去支撐其自身技術能力的提高,除自身現金流支持外,還要能獲取資本市場支持。

  “我們仍然看好中國旅游行業的發展,會繼續押注,但聚焦點可能放在有較強研發能力的企業或者能夠給各企業提供整體解決方案的技術公司。”張峰表示。


【版權與免責聲明】如發現內容存在版權問題,煩請提供相關信息發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 ,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 本站內容除了2898站長資源平臺( www.73358861.buzz )原創外,其它均為網友轉載內容,涉及言論、版權與本站無關。

發表評論

您已輸入/300字發布

全部評論

排列五综合走势版